可能不会更文了

我成凤凰她主人了

魏公子,

我是谁 我在哪 谁 是谁在喊是我

我叫青鸾

是谁 谁在说话

你是命运的选择

我的主人

你是谁

我是凤凰一族的后羿,我是你最忠实的伙伴

魏无羡心里一阵迷茫,所以选择默不作声

须臾,只听那脑海中的声音再次响起“我们凤凰一族高洁,感情专一,终有一日涅槃重生,百折不挠,勇猛坚毅,永不屈。而你是我选择的主人。”

魏无羡心中有一丝触动 但也被现实的虚伪冷漠瞬间瓦解,他嘴角勾起一一抹冷笑出声说到”我不是什么勇敢坚毅不屈之人,你找错人了,走吧。让我一个人一个人安静的待会儿吧。我很累了 。”

青鸾也不是个脾气好的,直接哼到“你这人,我说你是你就是,多话。我可是我们一族这一代最聪明最有能力的,你是在质疑我吗?”

魏无羡听着她孩子气的话心里笑了笑,但是想到自己如今的遭遇,若是同意青鸾一直跟着他,只怕也没有什么好下场吧。也只是暗下心来说了句“良禽择木而栖,你还是另择他主吧。”

这句话气的青鸾直接气的脑门子直充血,恨不得把魏无羡脑子给用神火冲个遍。



我成了凤凰她主人了

蓝忘机在吃下那颗丹药后,便觉得自身灵力周转顺畅,就连刚才在混战中受的伤也开始慢慢止住了血,他再低头看着怀里的魏婴,

面色逐渐红润,嘴角的死皮开始脱落,身上的伤口渐渐愈合,一块块血痂从他身上掉落,他整个人就像是新生了一般皮肤白皙红润,嘴唇饱满就像一颗小樱桃,蓝忘机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的睡颜,心中一阵欢喜一阵激动,连动也不动了

在这期间,那些围观的修士们本想上前查看情况,却发现自己一动也动不了,不明所以的看向人群中的那两人一凤,一个还昏迷着,一个在发呆,金光瑶眼睛一底,心中明了:就只能是那只凤凰搞的鬼了,但愿……

金光善在发现不夜天城异景后便觉察事情不对,很快就御剑返回不夜天,正好看见那两人一凤站在人群中,无视周围一切,或者说他们已经忘了周围还有什么人了。他立刻转头看向在蓝曦臣身后的金光瑶,金光瑶看到那位父亲的眼神心下明了,眼中划过一丝迷茫,而后缓缓开口“魏公子这是怎么了?怎的不是坠涯了,莫非我是眼花了?”

听了这话众人纷纷反应过来,怒视人群中央那个依旧昏迷不醒的少年,嘴里无不努骂着些什么“这个魏贼,死了还不让人安稳,咱们不能动肯定是被他害的,魏狗卑鄙,毫无人性……”

而那只彩凤仰天大吼了一声,众人只觉一阵耳鸣目眩,头晕眼花,纷纷跌倒在地,在场站着的只剩几个大家族的宗主长老了。


我成凤凰她主子了

时间为魏无羡坠涯时

“魏婴”伴随着一阵嘶声裂肺的痛喊,一个黑衣男子如浮萍一般坠落不夜天城的悬崖,而悬崖边站着的刚才拉着他那位公子一身白衣被血染红,那双如琥珀般一向淡漠的眼神如今确实充满了痛苦与绝望

而他身后的那些修士看到魏婴坠崖后,纷纷大声赞扬含光君实力非凡,诛杀妖邪除魔卫道,实乃吾辈之楷模,

就在此时,不夜天城黑压压的天空一道光芒照进那漆黑的悬崖,紧接着,一声凤鸣,众人惊讶的抬头望去,只见几乎遮盖整片天空的五色凤凰绽开翅膀,缓缓飞向悬崖,但却在经过含光君时,默默的点了点头,见含光君还了它一礼后,便轻盈的跳到它的身上,它朝天大吼一声直奔崖底

须臾,那只彩凤从崖底直冲了出来,立在地上,背上的含光君依旧保持着抱着少年的动作缓缓从它背上跳下来,将少年轻轻的抱在怀里,似是怕一用力那少年便会消失一般

含光君转过身和彩凤说话,众人却听不懂,只见那凤凰逐渐在身前凝聚出两颗金灿灿的药丸,然后低头对着含光君说了什么,

蓝湛在得知那颗药丸能救魏婴时,心下激动有没又庆幸,十分郑重的从凤凰那里接过药丸喂给了怀里的魏无羡,而另一颗也在犹豫之中塞到了自己嘴里